京东数科的三重突破

      最后更新:1星期前 手机定位技术交流文章

      撰文/ 魏薇 编辑/ 史川轩

      上周五,京东数科提交招股书,拟通过科创板发行不超过5.38亿股,募资资金总额为203.67亿元,估值约为2000亿元,这个估值,约为母公司京东集团的1/4,只走了短短7年。

      为何上市前就有2000亿元的估值?

      从业绩来看,2017年到2020年上半年,京东数科分别实现营业收入90.7亿元、136.16亿元、182.03亿元和103.27亿元,保持增长;扣非净利润分别为-5.72亿元、0.17亿元、10亿元、3.87亿元,经营利润前两年已转正。

      业绩未必能完全解释如此高的估值,更重要的是其成长性和成长空间

      京东数科本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二代”(京东集团将持有京东数科共计36.8%的股权),却并没有止步于集团的庇护,而独立走出了一条发展之路,在场景、技术和商业模式上实现了三重突破,完成了ToF、ToB、ToG的全覆盖,以新型产业数字化服务领导者的身份,为自己打开了估值空间。

      场景:从京东生态到全客群

      2013年,京东数科(前身为京东金融)开始独立运营,集团老将陈生强出任新公司CEO。

      京东数科CEO陈生强

      创立仅两年,京东金融就推出了面向中小微商家的保理产品“京保贝”和业内首款消费金融产品“京东白条”。

      这两款产品依托京东生态推出,陈生强曾这样解释缘由,“我们的供应商,基本上是中小企业,他们有融资的需求,我们希望去满足。我们的消费者,基于消费升级,他们有更多消费信贷的需求。”

      凭借火热的白条业务,京东数科迅速打开市场,公司管理层却陷入焦虑之中。做消费金融业务,京东的优势在哪里?如果变成一家互联网银行,需要处理牌照、监管等关系,还要不断补充资本金,与公司的平台定位,是否相悖?

      背后更深层次的逻辑在于,金融行业的规模增长与净资本相关,天花板来源于净资本而不是科技。“做金融机构,拼资本金,这不是我们的选择。”陈生强这样思考。

      作为京东的“亲儿子”,原本可以借助集团生态,走一条轻松的消费金融之路,彼时的管理层,却转向了另一条艰险但更具前景的路

      起初,这个决定不被大多数员工理解,陈生强仍大刀阔斧推进转型,提出“金融科技”定位,致力于为金融机构提供科技服务。就是说,该公司从最初直接服务消费者(To C)转换为直接服务金融客户(To B),间接服务C端用户(B2B2C)。以京东白条为例,公司将与金融机构联合建模,资金直接归于金融机构,而不属于京东金融。

      某种意义上,这是从甲方变成了乙方。

      但是,这一决定为京东数科带来了实打实的收入,也规避了资本金等硬约束,为成长打开了一条新路。服务金融机构的业务,2017年到2020年上半年,收入分别为15.46亿元、32.98亿元、62.17亿元和42.84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00.51%。

      在金融科技摸爬滚打多年后,管理层感觉到,仅仅为金融机构提供数字化服务还不够,必须亲自下场去做产业数字化,把金融行业的成功经验复制到其他行业。

      各行各业琳琅满目,底层却拥有不变的数字技术平台和逻辑,陈生强称之为“最大公约数”,在此基础上,通过对行业的理解,用科技去实现产业数字化,提升效率,降低成本。2018年11月,公司更名为“京东数科”,正式成为一家数字化科技服务企业。

      历经数字金融、金融科技和数字科技三个发展阶段,京东数科将场景从内部京东生态拓展到全产业,甚至延展到智能城市,比如打造了智能城市操作系统和市域治理现代化平台等核心技术产品和解决方案。

      一个代表性例子,就是联合中国雄安集团共同雄安块数据平台,扮演新区的数据汇聚中心、数据管理中心、数据服务中心和AI赋能中心的角色,成为新区打造数字孪生城市的数据基底。

      这种场景的延展,拓宽了广阔天地,财报披露,来自京东集团的收入,已经占到不到3成。

      科技能力:从金融科技到全方位的数字科技

      京东数科多次变革的底气,来自于沉淀多时的科技能力。技术是京东数科打开市场的钥匙,通过提炼底层逻辑,输出数字化操作系统,应用至各行各业,实现产业数字化全面布局。

      京东数科的主营业务分为金融机构数字化解决方案(To F)商户与企业数字化解决方案(To B)政府及其他客户数字化解决方案(To G)三大块。

      以深耕多年的金融科技业务(To F)为例,最开始,京东数科主要为银行等核心客户提供风控解决方案。如今,为了匹配金融机构的数字化转型需求,京东数科升级产品,推出分布式数据库、智能营销平台、金融数据平台等服务。

      服务金融行业的模式走通后,京东数科将目标扩展到其他行业,To G 业务即智能城市服务,产品包括城市操作系统、智能停车操作系统等。这块业务增速极快,目前服务超40家城市公共机构,落地了雄安、南通等标杆性项目。

      从收入占比来看,2020年上半年,To G 业务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已达到5.57%。京东数科To G业务年复合增长率达到239.05%,成为驱动京东数科高速增长的关键因素。

      技术的持续进步,离不开对人才和研发的高额投入

      京东数科2020年上半年的研发投入占比,超过了80%科创板的上市公司,在整个A股也达到前5%的水平。

      招股书显示,公司的研发费用逐年增加。2017年到2020年上半年的研发投入分别为10.78亿元、17.43亿元、25.67亿元和16.19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逐年提高,分别为11.88%、12.80%、14.10%和 15.67%。对比来看,蚂蚁集团今年上半年的研发费用占营收比为7.89%,只有京东数科的一半

      京东数科本次募集资金的,除了28%补充流动资金外,72%都将直接用于技术相关的项目。

      从员工结构来看,截至2020年6月30日,京东数科共有在岗员工数9989人,其中研发及专业人员占公司员工总数的比例约为70%

      京东数科的招股书指出,公司汇集40余位顶级科学家,主要关注前沿技术及产品衍生出的商业价值实践,聚集了来自全球各领域的超百位顶尖技术专家,致力于将机器学习、深度学习、知识图谱、计算机视觉、语音与自然语言处理等前沿技术实现产业级应用。

      京东数科的高管团队中,资深科学家或者学术背景的人占有相当比例,比如副总裁郑宇博士,是国内城市计算领域的提出者,先后担任了人工智能顶尖国际期刊的主编(Editor-in-Chief)、人工智能国际顶尖会议 IJCAI2019 的工业界主席和 IEEE 智能城市操作系统标准组主席;副总裁、人工智能实验室首席科学家薄列峰在 Neurips、CVPR等国际顶级会议和期刊上合计发表论文 80 余篇,副总裁徐叶润曾任美国天普大学数学系助理教授。

      管理层不拘一格降人才,为企业培养冲锋陷阵的年轻力量。“人才是组织生命力之源。公司未来要往前走,必须培养足够多的年轻人成为未来的领导者。”2019年会上,陈生强宣布一项劲爆新政――前20%价值观和绩效双高的优秀人才,可以破格晋升,不论资历,只要能力达到要求、贡献度够。

      2020年会上,京东数科再次将人才发展和激励作为未来重点工作之一。陈生强强调,将加大对优秀人才的激励,公司员工只要得到了晋升,加薪比例至少30%,不设上限。

      招股书显示,公司员工股权激励主要通过“宿迁东泰”实施,此外“数鸿创元”持有的用于未来员工股权激励的权益。其中,宿迁东泰占发行前总股本的 7.80%,数鸿创元对应京东数科112809819 股的股份,联系京东数科预计约2000亿的估值,留出的人员激励总额非常诱人。

      商业模式:从单向技术能力到产业数字化“联结(TIE)”的增长赋能

      一般科技公司只提供AI或数据之类的单项服务,京东数科升级了维度。

      2020年6月,京东数科提出“帮助客户和行业做增长”的目标,希望通过数字化技术,助力产业降本增效,实现新增长。

      京东数科副总裁许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不是IT服务商,不简单定位于卖系统,而是数字化解决方案提供者。提出‘首席增长官’这个概念后,客户一下子就听明白了。我们的商业模式是跟实体企业的收入和增长挂钩,你不增长我也没钱。”

      该公司致力于为客户带来“科技 (Technology)+产业(Industry)+生态(Ecosystem)”的全方位服务,就是“联结(Tie)”的模式。

      在金融科技领域,京东数科以T1金融云和JT²资管科技平台为基础,一方面,将自身积累多年的IT架构能力、数据中台搭建能力、智能风控能力能力输出给金融机构,向效率要增长、向存量业务要增长;另一方面,通过数字化能力输出,助力金融机构打造开放生态,向联结要增长,并将京东数科打造的金融服务场景、金融用户、金融业务,直接联结到金融机构的服务体系,搭建第二增长场景,向新客群、新业务要增长。

      举个例子,在资管业务方面,京东数科已与中国农业银行共建新型智能托管平台。传统线下托管模式,机构投资者购买基金时,要逐家问询、逐笔下单,并等待托管行和基金公司多头交互和确认。

      在智能托管平台上,机构投资者可以实现一键下单、便捷开户、自动传递指令给托管行,托管行确认信息后自动回传,所有线下流程线上化,将托管服务效率提高了数十倍。截至2020年2月,JT²资管科技平台已服务超过600家金融机构,覆盖银行、券商、基金、信托等公司。

      在智能城市上,陈生强曾在演讲中表示,京东数科做的事情可以概括为“一核两翼”。“一核”指智能城市操作系统,通过解决数据孤岛问题,提升政府治理水平。“两翼”分别是AI+产业发展和生活方式服务业。

      这种切入思路避开了竞争激烈的云计算领域。云平台是通用平台,而智能城市操作系统是专为智能城市设计的。如果以计算机来比喻,云更像是主机或是PC机,智能城市要做的是类似Windows的操作系统,在系统之上会有各种面向行业的应用。

      除了金融和智能城市领域,京东数科的管理层准备大干一场,将经验复制到其他传统行业助力其进行产业数字化升级。“对于京东数科这样既具备用户和数据,又具备技术能力和行业Know-how的新型科技公司来说,这是难得的产业机遇。”陈生强多次表示,存量经济的巨大市场规模中,存在产业大量数字化的机会。

      在B端、F端、G端全面开花的京东数科,有望吃到传统产业数字化升级带来的巨大红利。

      从这个角度来看,2000亿元的高估值,某种程度上,可视作对管理层“不设限”探索奖赏,也包含了资本市场对数字科技第一股的期待。

      本文由 在线网速测试 整理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链接:http://www.wangsu123.cn/news/10068.html

          热门文章

          文章分类